喜欢我不是长久之计

半明灭2018-07-15 11:11:55


一个高丧预警。







EQUINOX


2018-03-21


























从小到大都在按“春天等于希望”这个模板写作文。写春雨润物无声,写春风拂绿原野,写春花盛放争艳。


但我却慢慢地无法忽略自己的知觉。



春天对新生的植物来说是好消息,但对失修的墙体来说是不体面的臃肿和剥落,对恪尽职守的门锁是缩短年限的浓重一笔,对老人家的膝关节是细密的酸软和疼痛。


新年伊始,老去的一切不仅无可避免,还在生机的大背景下,着了更浓厚的萧条和岁月刻痕。


而我,穿着满是潮气的衣服,待在满是潮气的室内,用力拧了一把湿漉漉的情绪,它便又四散吸来那阴郁。


这才是我的春天。




而正如小学教材里反复选用的文章说春天好,春天有多好一样。小时候母亲也总是教导我:“人要活得开心点。


所以小学就失眠不断的我,也有着很开心的童年。


放学以后会去小卖部买零食和朋友一路吃回家;周末会去朋友家里给彼此的芭比娃娃做裙子,让她们成为我们写的剧本的女主角;画板报的时认真赶进度,只为了能在教室的电脑玩会小游戏;再长大点则是趁着某个盛夏,天天玩到天黑才回家。


按照这样的成长趋势,我会是我所羡慕的那种人吧。阳光、善交际、招人喜欢。


但我没有获得那样教科书级别的闪光人生。

 



前些年再见一位长辈,他说我的变化很大。除却那些外在的每个孩子都经历过的变化,他说,我变得不爱说话了。我笑笑,心底闪过无数画面,没有说话。


其实从很早开始,大多数情况下我都不太爱说话。或许这是多次欲言又止而大家的话题变了又变累积而成的结果。往后则是专心听着,设身处地,以至于一点也想不起自己在这样的话题下也有什么有趣的见闻要说。

 



有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说话丢失了逻辑,语音语调都变得别扭。像是故意的滑稽。话音落了,心底的失落便会悄悄腾起。


我好像从不太想说话变成不太会说话了。


这一点更体现在我对纸笔的依赖上。


某次弄丢了最常用的那支笔,竟然有种“再也无处诉说”的感觉。而后就在宿舍里屯了七八支一样的笔和两盒笔芯。借着充裕的后备来喂养蠢蠢欲动的不安。




再后来听得一个朋友说羡慕我,觉得我是大家都会喜欢的人。


仔细回顾了以往的经历,确实有人在初见或者完全不熟悉的情况下告诉我,我给人的第一感觉很舒服。


最初我为此高兴,也喜欢与那些说喜欢我的人接触。但每一次,都以无法再挪动脚步为结局。




困惑也失望。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明白,人类的悲喜也只有那么一瞬会产生共鸣。其余的时间里,我们只需要各自经营好自己的人生。


所以被喜欢,不代表有人会大费周章地进入你的人生。这和我年幼时预想的喜欢不一样。

 

就像脱离了标准感知模板的春天,忧愁会丝丝缕缕地长;逃离了标准幸福模板的人生,有的尽是无法传达的苦痛。




年幼的心愿意期待喜欢的光芒万丈,与其荡起的大喜大悲。年轻的心愿意相信喜欢的专心专意,与其引源的细水长流。


但事实上,喜欢可以是不负责任的。


想与其共度时光,但不是共度所有时光。想与其分享情绪,但不愿承受其所有的情绪。喜欢有时候像是在取舍,在你与那人事物的小小交集中快活一段,转身就能扎进自己的人生里行色匆匆。


这样的喜欢,温暖但却一点都不治愈。


所以尽管常有人说喜欢我,孤独细密的针脚还是悄悄缝上了我的嘴。

 



是因为主观意识迁移吧,我总觉得自己能看到别人的落寞。


我会偷偷把那些落寞摁入自己的胸腔,让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自己的心脏肺部,体验一把窒息的绝望,然后确认那个人是我的同类。


但感到落寞的时候,我却仍然落单。或许开心可以是一群人开心,而失落从来就没有抱团的先例。大家宣泄完情绪就都继续若无其事的生活。


能逃出自己的情绪就已经很好,别的人别的事,我们都无暇顾及。


但悲伤的本体,会躲在哪里?

 



从小我们被告知,世界美好充满希望,人们积极满是干劲。尽管后来也会有意无意提一句心理健康也很重要,有困惑失落迷茫压抑忧郁是正常情况。


但被单独拎出来的“正常”,不一定为人所认可。大家都努力呈现出最好的一面,同时也始终忽略不了自己心底的感觉。于是忧郁的他和压抑的他或许根本不能相互搀扶。相反,他们还会给对方施加更大的压力。


真孤独,无论是在同类还是在异类面前,都会被排斥。


与表象中美好充满希望的世界格格不入,也不奢望能真的成为一副积极满是干劲模样的人。世界和人生给出了一个标准,他们说这是最简单的标准。可是有群人连活着都要用光所有力气。


就好像被丢进泥沼,一直有股力量持续地与无力的挣扎抗衡。


别人说的或许也没有错。


抑郁而已,哪有什么过不去的。


对于没有陷入泥沼的人来说,泥沼正是如此不值一提。同时,对于抑郁的群体来说,如果有人能不遗余力拉他们一把,或许一切也能是不值一提的。

 



群居性动物的基因里决定了他们会无可避免地渴望交流。


但时代的节奏太快,有人能用几分钟创造财富,有人则在与同龄人的差距中力挽狂澜。所以独自一人是常态,精神跳脱群体或是盲从群体都是无可避免的。


人的躯体脆弱,心肝脾肺肾都是精密的仪器,需要自己悉心照料。而人的精神复杂得多。坚韧却不堪一击,向光却蕴养着黑暗,有光彩却都就着灰暗幕布。比这身躯壳脆弱,精密,也更难以照料,自己一个人无论如何都是照料不来的。


但或许因为求生欲(又或者是胜负欲),大多人也已经有些门道来对抗孤独,消遣寂寞。但我不确定大家用的方法是否奏效。


我只知道,很多情况下心里还是会有个声音在撕心裂肺地呐喊,而现实中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不会被理解的。


只觉得生来就是负担。对此无限抱歉。




某天在知乎搜索了一个关键词。跳出的对话框对我当头棒喝。


一面摇头、掉眼泪,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容。


就算孤独再深,也能看到一个个团体在为我们这个群体努力。

原来,我们是一个群体啊。


这是点开「了解更多」以后所看到的一部分。


截至目前为止,全球约有 3.5 亿抑郁症患者,它也已经成为世界第五大疾病。在快节奏的现代社会里,「抑郁」离我们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近。在知乎,每天都会有与「抑郁」或者「自杀」相关的问题提出,仅在「抑郁症」话题下便有 11668 个提问,78184 个回答,共计 20009851 个字。


转自知乎小管家的回答。

 

是截至2016年6月29日的数据。现在是2018年3月21日。不知道那些人现在如何,也不知道又有怎么样的人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但如果他们看到了这些,他们也许还能倾诉点什么,也还能听进点什么。粗略但也算完整地完成了交流这一个动作。或许,这样就能不那么孤独了吧。


虽然要活着依旧不会变得轻松,但想活着似乎不那么难了。

 



去看看《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或读读余华的《活着》。


是很相近的题材。


在看客觉得主角总该崩溃了,总该清楚自己已经被命运放弃了的时候,他们都无一例外地继续往前走。


或许活着不需要跋山涉水寻找意义。人是和山高林木,溪流草荇一样的存在。来之安之。


血肉模糊,痛感历历则是生命留下颇为深刻的佐证。以证明此刻的你呼吸着,哪怕是以叹息的形式。


总有峰回路转,汇入江海的那一刻吧。




如果抱歉自己是负担,就努力成为依靠看看。

上大学之前,弟弟很爱吃面。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将来长大了,要带我弟弟吃遍好吃的面馆,每次都不重样。


尽管我已经不知道他现在还爱不爱吃面,但是我从来没有忘记我要带他吃各种好吃的面。


好像算不上什么太过伟大的梦想,实践起来估计也不难。所以要对抗低迷,大概就是这样吧,一点点地让爱自己的人幸福。




失去是常态,要知道自己还拥有什么。

原本打算在这一小栏力挽狂澜,甜回一把。


但是实在无法忽略自己此刻的知觉。


如果有来日,就来日再补吧。是关于被爱的。


其实既然失去是常态了,那么拥有估计都不会太过于踏实吧。所以归根究底,失去的不过是无法安心拥有的。这样说来,颇有“所失去的是该失去的”的意思。


所以,只要不想到“为什么我不配拥有”,这倒也算是一个安慰。




至于给我自己的金句,估计就是:


已经用完了双十一屯的一箱抽纸,不能再哭了啊。






换了手机以后来不及积累更多的照片素材,所以通篇下来也就只有两张图。

不过用心排版了,算是第一次认真排版~


下次更新估计得四月底五月初了。

前几天考完教师资格证笔试,才偷得时间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也不是说自己能做得多好才来做,

不过是希望自己能够拿出一整块的时间去浸在某件想做好的事情上。


还有,想多说一句。

谢谢。

夏天再见。



Copyright © 康保生活用纸价格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