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内当家】胡根庆

齐鲁文学2018-07-17 10:57:00
作者简介



     胡根庆,自号五柳汾士,山西稷山人氏,教坛一老兵,现已年过花甲,赋闲在家。曾于八十年代在《河东文学》上发表《野寡妇》、《天边有一片晚霞》等中短篇小说。虽然辍笔多年,但仍壮心不已,老树又发新芽。乃重拾秃笔,再续前缘,倾毕生之心血,书残阳之壮美。文采驽钝浅薄,聊作笑谈耳!

 《内当家》

——写给几十年相濡以沫的荆妻


内当家是喜胜妈的绰号,喜胜爹老实木讷,凡事拿不出个主意,喜胜妈呢,人能干,说话钉是钉,铆是铆,因此家里的大小事由她说了算。有人到家里有啥事儿,喜胜爹便说:“问我当家的!”久而久之,喜胜妈就落下了一个内当家的绰号。

眼下,内当家的家里,却出了一宗人命关天的祸事:儿媳妇死了!

儿媳妇是患心力衰竭死的,就在昨天下午,内当家急匆匆地赶到县城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输液的儿媳妇昏迷不醒,她“扑通”一声跪在了医生的脚下,恳求医生尽全力抢救儿媳妇的性命。

医生劝慰她:“一定尽全力,你放心!”然而让她始料未及的是,今天早上,儿媳妇竟被送到了太平间!

这突然降临的噩耗,无疑对她全家人,简直是五雷轰顶!

儿媳妇的前夫出祸事死了,前几年另嫁到她家,随身带了一个女儿,后来和喜胜又生了一个儿子。

十五年前,喜胜的原配妻子因患绝症,英年早逝,就留下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现在,续娶的儿媳妇,又扔下一男一女,撒手人寰。

人常说:没有女人的家庭,就不能成为真正的家庭。如今这个血缘关系各有不同的特殊家庭,今后的日子可咋过呀!

邻里亲朋好友闻讯纷纷前来登门安慰,人们边劝说边唏嘘不止,都为内当家一家人的命运多蹇而同情怜悯,对这个屡经变故的破碎家庭,今后的日子艰难而唉声叹气。

喜胜爹在一旁耷拉着脑袋,双眉紧蹙,一个劲地连声叹气:“这叫人咋活呀!”

内当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喜胜爹立马不吭声了。

内当家虽说是一脸阴云和苦楚,但她不像一般女人遇到祸事,软作一堆,抢地哭天的。

“想开点,别伤了身子骨……”大家劝慰内当家。

“我不会死……”

“有啥难处?大家帮你……”

“唉,自己的难过自己受,我不想连累大家。”

……

晚上,人们都回去了,屋里没了外人,喜胜爹仍忧心忡忡地问内当家:“你说,咱这么大难过,往后日子可咋过呀!”

“车到山前必有路,这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内当家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她何尝不知道今后家里的日子艰难?四个没娘的小孙孙谁照管?家里几经变故,欠的8万多元饥荒咋偿还?还有苦命的儿子喜胜,至今落得个光棍一条,往后咋活人?……

想这想着,内当家趴在坑沿上,不由地失声痛哭起来……

内当家是个要强的女人,她白天当着众人的面,强忍着内心的苦痛,她不愿在人前哭哭啼啼,她觉得那样做只是软弱无能,是让人可怜自己,甚至施舍自己。

现在,家里没了旁人,内当家可以痛痛快快地宣泄自己悲伤的感情,她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啊!

她哭两个儿媳,英年早逝,痛心遗憾;哭儿子命运多舛,十余年连丧两妻,留下四个可怜的小孙孙,无有亲娘照管……

十五年来,她盼月缺盼月圆,好容易盼得儿媳进家园,谁料想到头来,儿媳的命又丧黄泉!

十五年,她盼无亲娘的小孙孙有妈照管,谁料想第二个儿媳又撇下两个无娘的孙孙实可怜!

十五年她费尽心,累断筋,家庭境过得稍有好转,谁料想恶风偏打破漏船!

十五年,她既当奶又当娘,苦苦熬得孙孙日渐长大,谁料到她刚脱苦海又掉深渊!

……

掩埋了儿媳,料理毕后事,内当家召开了家庭会议。

她对全家人说:“别都整日沤在家里发愁啦?咱这四个娃娃要养活呢哩,咱这个家往后的日子还要过哩!”

喜胜爹说:“你说往后日子咋过哩,我听你的!”

“我安排一下,”她对老头说,“你把咱家地里的农活全干了,到秋收和种麦忙不过来,我抽空搭搭手。”

喜胜爹在农田劳作了大半辈子,干各种活路都是一把好手,他听内当家这么一说,便满口应允。

她又给儿子喜胜说:“喜胜,你调理调理思想,准备到外地寻活挣钱,家里的活儿我全包了!”

喜胜是个孝顺儿子,且生性老实、憨厚。爹妈也是近七十的人啦,他本想让爹妈也像其他的老年人一样,整日坐在街头巷尾闲谝,享享清福,可家里又出了这种祸事,连累得二老又要受熬煎受苦,他实在不忍心,可事到如今只有如此了。

安排好大人的活路,内当家望着四个没妈的孙孙,懂事的,泪眼婆娑,可怜兮兮的;不懂事的,竟不知道永远失去母爱的痛苦,只顾在一旁自己玩耍,让人愈觉得可怜揪心。内当家不觉鼻子一酸,浑浊的老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像用翅膀呵护小鸡的老母鸡一般,把四个孙孙全搂在怀里,动情地说:“往后有奶奶照顾你们哩,听奶奶的话,啊!”

此后,喜胜爹一门心思地在农田劳作,喜胜没过几天也到北京打工去了。

内当家就整日忙忙碌碌地洗衣、淘米、濯菜、做饭,家里一切杂七杂八的活儿全是她一个人独揽。除此之外,她还要接送最小的孙孙上幼儿园读书哩。

内当家一刻也闲不住,稍有空闲,她就捡破烂卖钱,她捡破烂卖的钱呢,除了家里买油盐酱醋之类,还不时地给四个孙孙的零花钱。她不想让孙孙们在人前显得寒酸,让人说三道四。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内当家虽没有高深的文化,可她懂得教育后代的重要性。对四个不同血缘关系的孙子,内当家要求他们以亲兄弟姐妹相待,见了面不许直呼其名。逢星期天若有家庭作业,先完成后再玩耍。在内当家的调教下,几个孙孙相处得亲密无间,关系搞得融融洽洽。

至于一日三餐,内当家虽说做的都是农家的普通饭,但她能变着花样去做,而且把饭菜做得有滋有味,一家人吃起来十分可口。

四个孙孙,内当家对他们一样亲,一样疼爱。不过,内当家内心似乎对孙女杏儿更加宠爱。杏儿是家里唯一没有亲生父母的孙女,因此,内当家在说话做事上,对杏儿十分谨慎,唯恐稍有不到,伤了杏儿自尊心,让她受委屈。

光阴荏苒,转眼就进了腊月。为创建和谐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村委会召集全体村民,评选模范家庭。内当家的家庭被评为模范家庭,内当家还被评为模范婆婆。一时间,村委会高音喇叭广播,村民们四处宣扬,把内当家的事迹张扬得方圆邻村的人都知晓了……

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眼看将近年关,一天上午,村里爱说媒的快嘴二婶,突然进了内当家的门,连声笑着说:“有喜事啦,有喜事啦!”

内当家忙把她迎到屋里问:“有啥喜事啊?看把你高兴的!”

快嘴二婶仍笑着说:“邻村的赵庄有个女人叫彩霞,前半年男人出车祸死了,人家听到你这个模范家庭的事儿,想攀你家这门婚事哩!”

这真是喜从天降,内当家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女人给他儿子做媳妇?内当家心里乐得简直像猴儿挠痒痒一般。不过乐归可乐,内当家毕竟是个饱经世故的女人,她笑着谨慎地问快嘴二婶:“你可晓得人家彩霞有几个娃?是男是女?”

“有个十一二岁的女儿,现实社会女娃可是稀缺货,不愁嫁!合适着里,赶快给北京打工的儿子打个电话,叫回来快和彩霞先见个面!”快嘴二婶催促着说。

内当家却说:“先别给喜胜打电话里,等我和彩霞见面谈话后再说。”

“哎,你这个人,又不是给你找对象哩,你见啥面里?”快嘴二婶埋怨道。

内当家一本正经地说:“我还要和彩霞谈几个条件哩!”

“像你这样的家,留下四个娃娃,明显地是拖累!有谁喜得上门当儿媳妇。现在好容易有个好口(指彩霞想跟喜胜当媳妇),你还穷弹嫌啥哩?你是有神经病咋的?”快嘴二婶有些嗔怪了。

可怎奈内当家好说歹说,执意要和彩霞先见面。快嘴二婶无奈,只得屈从了。

当天下午,快嘴二婶就把内当家叫到他她家,彩霞早等在屋里。快嘴二婶给双方简单做了介绍,便走出了屋子。

彩霞此时就坐在炕沿上,内当家抬眼瞅了瞅彩霞:留着齐耳的剪发头,穿着一身朴素的棉装,黑红的脸膛,不描眉画眼,一幅不加修饰打扮的天然模样,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诚实的农村妇女,内当家心里先有了几分欢喜。

内当家和彩霞寒暄了几句,便说:“咱俩先把丑话说到头里,我喜胜可是个老实人,只会受苦!”

“这我知道,跟上这样的男人过光景,心里踏实。”

“我家可有好几万元的饥荒,你嫌我家穷不嫌?”

“钱是人挣的,现如今这个社会只要有苦,不愁没钱赚,我不嫌!”

“我家娃娃多,你到我家能不生娃娃吗?”

“这我知道,我已经有个女儿了,再说家里娃娃不少了,不必要再生啦!”

“你要是嫁到我家,不管亲生的和不是亲生的娃娃,你能同样相待吗?”

“这你放心,进了一家门,就是一家人。我就是听说你一家都是好人,待亲生的,不是亲生的娃娃,都能同样疼爱,我才敢带着女儿上你家的门儿。”彩霞对她一家人的情况,早已打探得了如指掌。

对话简单而直接了当,不到十分钟就圆满地结束了。

内当家对快嘴二婶交代,她见面谈话的这一关通过了。她这就给北京打工的喜胜打电话,让他回来和彩霞见面。

喜胜接到家里电话,从北京赶回来和彩霞见面后,双方都很满意。至于彩礼、婚姻诸事,自有快嘴二婶从中说合。

将近年关,彩霞领着女儿,进了内当家的门,婚礼举办得简单而欢快,只摆了几桌酒席,请媒人邻居亲戚吃了一顿喜宴。内当家还特地买了一大挂鞭炮,在门口热热闹闹地燃放了一阵!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过了个祥和的春节。开正后,在内当家的安排下,喜胜和彩霞就要去北京打工挣钱了。临走的那天下午,内当家对喜胜爹说:“你到老五副食店,买二斤好羊肉,咱捏顿饺子给娃们送行。”按当地习俗,谁家有人出远门,都要改善一顿生活哩!

“嗯,我这就去!”喜胜爹得令后,喜滋滋地买肉去了。

当全家人吃完饺子,已是太阳将近落山时分了。内当家老两口一直把儿子儿媳送到村门口,村门口就是108国道,喜胜夫妇乘顺车到县城火车站,等晚上11点半,坐去北京的那趟列车。

喜胜和彩霞搭上顺车,离开了父母,离开了家乡,去到他们人生打拼的天地,为全家人能过上好日子,挣钱去了。他俩心里清楚,有妈在家操心劳力,有爹在农田辛勤工作,五个儿女在家里,他们心里踏实,放心。他俩设想,好好挣一年钱,还清家里的外债。另外,再买辆小轿车,让全家人坐上,在人前风光风光。让劳累了大半生的父母,歇歇身子,享享清福。

内当家和老头子看着儿子儿媳,乘车渐行渐远……内当家知道,家庭的悲剧已经过去了,而重新组合的家庭喜剧刚刚开始,她肩上的担子还不能卸下,当家的“权”还不能交,她还要为这个属于她的家增砖添瓦哩,为儿子和孙子操心劳力哩。她想把家里光景过得红红火火的,让全家人都活得人模人样的……

想到这里,内当家觉得自己仿佛返老还童,顿时年轻了许多……

一轮夕阳,悬挂在远处的西边天际,天际边呈现出了一片绮丽多姿的晚霞,把村舍、树木、田野,映衬得如浓墨重彩涂写的风景画一般美丽。内当家老两口,迎着绚丽的晚霞,走在洒满春晖的大道上,一路上说说笑笑,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情系齐鲁★文学先行

    《齐鲁文学》是齐鲁文学杂志社主办的刊物之一,时代性、探索性为办刊宗旨,坚持“发表原创,繁荣文学”的办刊路线,发掘和推出了一批中国当代诗人、作家,名篇佳作如林。富有时代气息,可读性强,国内外公开发行。

     投稿须知:

     1、稿件内容健康、结构完整、文笔优美、底蕴丰厚。

     2、诗歌、散文、小小说、散文诗、文学评论等均在征稿之列。

     3、本刊对所录用的稿件有删改权,来稿请附作者简介、通讯地址、联系电话及个人照片(在其它公众号发表过的勿投本刊)

     4、作品要有一定的文学艺术价值,入选《齐鲁文学2016年选》者寄样刊一份。投稿邮箱:xibuzuoja@126.com


    高端文选,时代  探索

    执行主编:罗永良 金芳

    情系齐鲁★文学先行!

    齐鲁文学杂志社,《齐鲁文学2016年选》欢迎您的参与。


Copyright © 康保生活用纸价格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