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红楼(七十八)

蕙馨斋2018-12-15 11:17:07

       上一回居然在标题中把薜宝钗搞成了薜宝薜,我也是醉了

       这回接着说“金玉姻缘”和“木石姻缘”到底哪个人气指数更高?首先站出来支持“金玉”队的是元春,上一回里已经说过,这回就不重复了。然后是薜姨妈,她当然是要把票投给女儿的,王夫人不用说她那一票也是肯定要投给宝钗的,理由我就也不重复了,前面我们已经说得够多了,既使宝钗不是她的姨侄女儿,林黛玉也不是她理想的儿媳妇人选。

      那么邢夫人呢?邢夫人这一票会投给谁呢?当然是林黛玉。她当然不想王夫人的力量得到壮大,所以她必然将这一票投给林黛玉。这一点从林黛玉一进贾府她就计划好要结好与这个贾母曾经的掌上明珠的女儿。前面我们曾提到过林黛玉一进贾府王夫人就对她来了一场礼仪小测验,而邢夫人呢?则是亲自挽了黛玉的手进屋,黛玉要走,邢夫人则“苦留吃过晚饭去”,因为林黛玉要去拜见贾政只好做罢,但是还是亲“送至仪门前,又嘱咐了几句,眼看着车去了方回来”。

       诸位一定不会忘记我们说邢岫烟的时候也曾提到过邢夫人,那可是她的亲侄女儿,她不但把邢岫烟扔在迎春处打秋风,还算计邢岫烟一两银子的月钱,搞得邢岫烟春寒料峭便当了棉衣;她对林黛玉哪有什么感情可言呢?不过是心中自有如意小算盘才对黛玉如此关怀备至。所以她是必然要和王夫人唱对台戏的。

      荣国府的内当家王熙凤会投谁的票呢?照理她和薜宝钗是姑表姐妹,她理所当然应该投宝钗一票,但我却以为她不会投宝钗的票。为什么呢?我们回想一下王熙凤是怎么当上大观园里的CEO的?那是她和李纨pk的结果,她的综合条件完胜李纨,所以她才能后来居上代替了荣国府正牌大少奶奶的内当家位置。假如薜宝钗成了二少奶奶,试问:如果王熙凤和薜宝钗PK一下,她能有几分胜算呢?答案肯定是“悬”。而如果换作林黛玉可就不一样了,那位纸糊的“病西施”林妹妹,一年十二个月倒有十个月用来生病,还有两个月用来和宝哥哥呕气,对王熙凤几乎没有任何威胁。

       而且王熙凤做小月子期间,探春、李纨、宝钗三人将大观园治理得井然有序,表面上事事都由探春出头,这一点赵姨娘功不可没,她整天惹事生非的,自然也给探春加了不少戏码。其实探春再能干,毕竟不曾当过家理过财,虽说也是个聪明人,但主要不过是性格刚强别人不敢惹她罢了。而宝钗父亲死得早,哥哥又不务正业,母亲年事已高,薜家的大小事务实际上是她在一手把控。更难得的是她既要提示探春如何改革,又不想自己太露锋芒,于是巧妙地借用朱夫子的《不自弃》与《姬子》所云为探春开了窍:“真真膏粱纨袴之谈。你们原是千金小姐,不知道这事。”又说:“天下没有不可用的东西;既可用,便值钱。难为你是个聪明人,这些正事上竟没经历过,如今可惜迟了些。”李纨笑她们不谈正事,光论学问,宝钗却说了句堪称千古名言的话:“不拿学问提着,便都流入市俗去了。”

       如今社会上流行的所谓的佛系也罢、儒商也罢,坐下来不谈生意先聊业余爱好等招数,都不过是薜大姑娘玩儿剩下的罢了。探春、李纨受了宝钗的启发,随即想出了一系列改革方案,但总的来说不过是节流与加强管理力度,平儿大加赞赏:“这几宗虽小,一年通共算起来,也省的四百两银子。”宝钗却不以为然,提出了一个多劳多得的方案,众婆子听了,“各个欢喜异常”,感激不尽。宝钗却笑道:“不然,我也不说这事;你们一般听见,姨妈亲口嘱托我三五回,说大奶奶如今又不得闲儿,别的姑娘们又小,托我照看照看。我若不管,分明是叫姨妈操心。”不经意间便将“尚方宝剑”祭了起来,又说:“我如今替你们想出这个额外的进益来,也为大家齐心把这园子周全的谨谨慎慎。”众人听了都“欢声鼎沸”。可谓将“胡萝卜加大棒”用得恰到好处。

     更为高明的是在人事安排上,宝钗不露声色就在宝玉身边埋下了伏笔。此次改革利润最高的项目是管香草的,李纨也是个很会算帐的,前文我们已介绍过她的理财经,她一想便反应过来,香草管理“算起来比别的利息更大。”平儿推荐宝钗的丫头莺儿的妈,宝钗不同意,“这断断使不得!”原因是:“你们这里多少得用的人,一个个闲着没事办,这会子我又弄我的人来,叫那起人连我也看小了。”然后宝钗顺理成章地给这个项目推荐了一个人选“老叶妈”。这老叶妈是宝玉的贴身首席小厮茗烟,也就是大闹书房那位;他的妈。此事也就这么定了。表面看来,毫无背景的茗烟家白捡了个大便宜,要说这平儿也真是个人精,立马就看懂了,笑道:“前儿莺儿还认了叶妈做干娘,请吃饭吃酒,两家和厚,好的很呢。”这干哥哥、干妹妹亦或者是干姐姐、干弟弟的,怡红院还有什么事能瞒得过宝姑娘呢?!

      王熙凤持家若干年,众人对她除了畏惧何尝有过今天众人对宝钗这样心悦诚服地“欢喜异常”、“欢声鼎沸”呢?!平儿回去肯定是要一五一十详细汇报的,对于王熙凤来说,这是个多么可怕的对手啊!因此王熙凤这一票肯定是要投给林妹妹的。所以对于后续第九十六回,王熙凤的“偷梁换柱”之计,宝钗出嫁、黛玉气绝,虽说情节甚是好看,但我个人是不太认同这一段故事的,因为王熙凤没必要这么做呀,这可是件担着骂名的活儿,她这么做自己能从中得到什么呢?仅仅是为了讨好王夫人吗?高老先生在续文中过分强化了王夫人、王熙凤以及薜宝钗等人的亲戚力量了,其实在前八十回里我们很难找到类似的情节,相反在贾母打算给宝钗过生日的时候,王熙凤的态度其实是不太积极的,她借口宝钗的生日“大又不是,小又不是”和贾琏商量,贾琏叫她照着林黛玉的例子办,她却冷笑道:“我难道连这个也不知道?”最后因为有贾母介入的因素,贾琏让她比林黛玉的多增些,书中说王熙凤回答“我也这么想着,所以讨你的口气。我若私自添了东西,你又怪我不告诉明白你了。”这个举动我们可以把它理解成王熙凤因为薜宝钗是自己的表妹,因此要避嫌;但是我们再仔细想想,王熙凤是个连鬼神都不惧的主,她做事向来都是依着自己的性子来的,什么时候这么点小事还把贾琏捧得这么高的?除了不积极、不情愿还能有什么解释呢?而且对于贾母给宝钗过生日的事她是非常敏感的,她马上就联想到了宝玉,所以她一边说:“一个老祖宗给孩子们作生日,不拘怎样,谁还敢争。”一边又说:“举眼看看,谁不是儿女?难道将来只有宝兄弟顶了你老人家上五台山不成?”贾母给宝钗过生日,她却平白无故地扯到了宝玉。因此我想即使八十回以后,宝玉真有疯傻的情节,难道贾琏不是荣国府的正牌子孙吗?王熙凤为什么要设个掉包记给自己挖个坑呢?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至此,“金玉良缘”和“木石姻缘”,三比二,“金玉良缘”暂时领先,这一局关键胜在薜姨妈那一票,约等于宝钗自己给自己投了一票,林黛玉就没这个福气了,其实这也正是她日夜忧思的根本所在;“所悲者,父母早逝,虽有铭心刻骨之言,无人为我主张。”

       王熙凤这一票既然投给了林黛玉,李纨这一票会投给谁呢?且待下回分解。

Copyright © 康保生活用纸价格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