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仙阿姨的妈妈菜 | 制酱

viaTOUR2018-04-06 15:01:55




酱,谓醯醢也。


传,燧人氏作肉脯,黄帝作炙肉,成汤作醢。(醢就是最早的肉酱)。酱字从“将”从“酉”,  “将”本义为“涂抹了肉汁的木片”,引申义为“涂抹”;“酉”意为“腐败变质”。  “将”与“酉”联合起来,表示为“一种经腐败变质过程而制成的食品”。


明・沈周 ⟪介夫传⟫ 中记载,秋时期,宋王对疏介说:  “  舍卿不足为食,犹不得其酱不食。” 大概意思就是 “没有你我就吃不好饭,就像没有酱就吃不好饭一样。”   并以介酱呼之。


胡乱三十年,不少盐与酱

— 宋·释道颜




如宋王与疏介这般的君臣关系,令人唏嘘,换到现在,大概就算是在职场中,成为了领导不可替换的事业伙伴吧,这样的人,除了天分,背后一定该是勤奋,而想必勤奋的人儿,一人食的日常里,冰箱中,必会有独自钟情的 “ 酱 ” 吧。



“百家酱,百家味” 这句久有历史的民谚,表明中国人对酱的深深依赖,也表明手工操作、经验相传的中国酱,在风俗风味口感变化的万千差异吧。制酱,能制出味道宜口的美酱,是“好媳妇”、“内当家”的重要标志,是可以为本人和家庭赢得美好声誉的重要本事。

在杭州临安,有这样一位母亲,春仙阿姨要为周末回家来的两个女儿制酱,她知道她们在都市的繁忙与不易,她用她的方式继续关爱着她们,即使她们已经都成家,都有了自己的孩子,女儿们爱她做的酱,现在孙女、孙儿也都喜欢她做的酱。



做好酱开始的开始是洗好食材,然后细细切成碎末,春仙阿姨在自家门院支起桌子,乐呵呵的开始咯,和家人聊着天,偶尔小朋友跑来跑去来帮忙或捣乱,她都开心。



春仙阿姨坚持用烧柴火的灶,做菜制酱,她说这烟火的味道最香。将切碎的食材逐一在锅里翻炒,香气引来了孙儿、孙女。


“好香、好香”他们站在灶边看着不走了,想要拿过锅铲也炒一,春仙阿姨平时对他们宠溺无限,这时候就坚持不让他们动,“要不停的翻炒啊,一没注意糊锅就不好吃了。”



最后就是装瓶啦,这个时间最欢乐,把香气四溢的酱,装进事先洗净晾干的玻璃瓶内,等酱完全凉了再盖上盖子。虽然没有加任何防腐剂,春仙阿姨说,放冰箱冷藏吃 3 个月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一般一个月也就都吃完了,  “不 要用有油的筷子取酱就好啦 ” 她特别说明。


每次春仙阿姨都会多做一点送亲戚朋友,她的酱,已经拥有了众多的粉丝。老人家爱吃这口老味道,年轻人,忙碌中也被妈妈制酱,温暖到。



妈妈的菜最好吃。这是肯定的。你从小吃过什么,这个印象,就深深地烙在你脑里,永远是最好的,也永远是,找不回来的。—  蔡澜


烹庖入盘俎,点酱真味足   —  宋·张九成


这一日

走在仍将继续的途

寻找我爱的魂灵

一起舞蹈

| 在途中 |


好文推荐

途迹 | 神奇章鱼的幸福生活

途迹 | 仙气逼人的青年时代

途迹 | 水下的疯狂动物园




Copyright © 康保生活用纸价格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