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因》通灵人看因果:他们福报这么大是怎么修来的?

最美五台山2018-05-13 08:59:09
 
↑点上方蓝字最美五台山关注

  他们是怎么修得福报的?三则通灵告知现因果的启示


  人人都想发财,有的人则能够抓住机遇,心想事成;有的人虽然也能随机而上,努力奋进,却拼搏一生终难成就;还有的人虽然积累了不少的财富,却不长久,一个失误成千古恨。十多年来就在老和尚跟前听到不少人请教这方面的问题,我选两个故事讲给读者听。

 

  还记得老和尚开示一章里,有位居士请问怎样才能多聚钱财、想帮助建设道场的问题吗?老和尚开示他:“财即是柴,多聚无益,常付之一炬,并容易引火烧身。柴能够取暖,需要时俯拾即是,不可贪多,成为隐患。”

 

  还有一半的故事现在我把他续上。

 

  为什么这位居士请教想多聚钱财修庙建寺呢?因为他已是一位事业上的成功者。一家三口自皈依佛法僧后不久就持了全戒。家有千万,却能持戒严谨,实在令人敬佩。看来富贵学道也不难,关键是宿世有无慧根、与佛结没结过缘。他的刚上高中的儿子程伟,有一天放学与几个同学同行,其中一个同学可能是饿了,买了一个烧饼咬了一口,嚼了嚼就吐了出来,随手把烧饼扔在了前面地上,程伟问:“你怎么扔啦?”同学说:“不好吃。”说话间走到了烧饼跟前,抬腿一脚又踢出几米远。程伟急忙跑上前拾起了烧饼递给同学说:“扔了太可惜了,吃了吧,浪费粮食可是有罪的。”同学笑道:“我买的烧饼,想扔就扔,犯什么罪?你怕浪费自己吃!”程伟稍一犹豫说:“那我替你吃了吧。”说着吹了吹烧饼上的土,就边走边吃起来,当程伟妈妈向老和尚说这话时眼圈都有些红了,她说儿子跟自己说这事时都哭了。老和尚听后赞赏地看着坐在一边默不作声的孩子说:“好孩子,好好学习,前程无量啊!”

 

  程伟的爸爸说:“程伟从小就喜欢打坐,有时他在屋里玩着玩着,就找不见他了,又没听见大门响,我和他妈正奇怪时,忽然衣柜里好像有什么动静,拉开柜门一看,儿子端端地盘腿坐在里边,闭着双眼,小嘴不出声地在念叨着什么,我把他抱出来问他坐在里边干什么,他说:‘玩呗!’‘你嘴里念叨的什么?’他说:‘我也不知道。’师父您说这孩子是不是跟佛有缘呢?他早就说自己将来不结婚,不找那个麻烦。”老和尚对程伟妈妈说:“是啊!你们就好好培养他吧,让他做一个有知识的佛教徒,将来才能为佛教弘法事业做大的贡献。”程伟爸爸说:“我有个事想不明白,压在心里几年了,想请教师父,我原来只有初中文化的底子,后来遇到了机会,想自己做点事,谁想事情一做起来就很顺利,直到今天,虽然不是什么大企业,也还过得去,有时我会对自己产生疑惑,我认识不少文化底子很高,又很聪明的人,甚至比我搞这一行还早,却始终发展不起来,还有的兴盛了几年一下子又栽了进去,而我不仅发展顺利,还有幸遇到了佛法,念佛诵经、印经印佛像,生意越来越好。这不能不说是福报,师父能告诉我过去种过什么因,才会有今天的果吗?”

 

  师父说:“这样的问题本应由自己去参禅,功夫到了就会明白的,想必你做生意一天到晚光想着挣钱,也没有时间打坐。为了让程伟和大家都能明因果,我讲个故事给你听:

 

  释迦佛年代,有一次佛弟子千人,盘坐满堂,在听闻释迦佛讲经说法。坐在最后一排讲堂大门口的一位比丘,腹中突然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周围比丘们都在专心听法,没人理会。这位比丘忽闻身后有嘻嘻的笑声,他扭回头一看,门外一位八九岁的男孩,嘻笑的口中还嚼着东西,手里拿着吃剩下的半块饼子,小声问道:‘你饿了吗?’比丘点点头,于是小孩把手中的半块饼子递给了他,扭头便跑着玩去了。”

 

  老和尚说:“那个小孩就是你的前身,因为你给了那位比丘半块饼子充饥,使得他能够安心听经闻法,这个功德非常之大,这就是你今生能够富有的因缘。《地藏经》上说:未来世中,若善男子善女人,于佛法中,种少善根,毛发沙尘等许,所受福利,不可为喻。……未来世中,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遇大乘经典,或听闻一偈一句,发殷重心,赞叹恭敬,布施供养,是人获大果报,无量无边,若能回向法界,其福不可为喻。

 

  那个孩子,因为好奇而凑到讲堂门口听闻了几句佛法,也可能他并不明白义理,却在多生之后的今世,因缘成熟,不仅成了佛弟子,而且很富有,那就是你。要知道,被那个小孩半块饼子抵住了饥饿的那个比丘,也许正是因为能够安心听闻佛法,就开了悟,就证了果。因为和你的因缘,说不定也会来到今世和你相聚或者和你相遇,共同弘扬佛法,只要你不断精进,参禅打坐,有一天会明白的。

 

  那些做事情不能成功的,多是前生或今世不肯布施或者是有其他障碍的人。要想转变命运就要懂得布施,多做利国利民的慈善事业,不搞杀盗淫,持之以恒,会有成就的。

 

  那些富有之后又钱财散失的人,多是花钱造业促成的。如邪淫炽盛,为饱口腹大造杀业等等,或者是不正业赚的钱,比如搞杀盗淫妄行业,一旦因缘成熟,恶报即会现前。所以,从事这些行业的人,要赶快转行,忏悔罪业,就会扭转未来的恶报。”

 

  致富之道

 

  大居士,在国内许多寺庙都有点名气。人们之所以称其为大居士,第一是他财大,全国几个大城市都有他的企业;第二是修庙造像印经的雄心大;第三是脾气大。

 

  大居士这个人,我早有耳闻,但却是在他给妙法老和尚顶礼时才认识他的,看上去60出头,却已是满头白发了。一眼望去,没有企业家的风度,倒像个退休的老工人,外面穿一件蓝色的防寒服,下穿带有许多皱褶的深蓝色裤子,脚下着一双旅游鞋,鞋带松着——确实显得有点邋遢。

 

  我怎么注意起人的外相来了呢?因为在我所听闻的他的“事迹”中,他向来都是视金钱如粪土、阔绰大方的。有人说,他家的金制的佛像,只要来访者赞叹说声好,他就双手捧送,不请走都不行。他看着好的佛教书籍,马上安排去印,最少也是两个十吨集装箱,他去的寺庙,只要发现桌椅板凳、杯盘碗勺不够用或是坏了,马上放下几千元乃至上万元帮助解决,后来他对人说,现在不放钱了,是直接把要的东西买来送去,因为他后来发现有的庙里,收他钱的居士,不但没买东西,连人也不见了。

 
  “我给他下地狱提供了条件,我也是有罪的,今后只给东西不给钱!”他瞪着一双大眼睛,有点愤愤地说。

 

  他还为某寺院雕了一尊高达22米的香樟木观世音菩萨像,光金箔就用了两公斤,花去人民币百万之多。

 

  妙法老和尚请他坐在旁边,慈祥地问:“早就听说过你,是有事情找我来的吧?现在退休了吗?”

 

  严居士说自己的两条腿不行了,感觉很沉,走路都是提着两条腿走。另外自己的头疼病已经几十年了,国内外的有名医院都去过,光看病连路费带药费花了一百万都出头了,仍是时好时坏不起作用。他还拜请过几位西藏来京的活佛灌过顶,也没能止住头疼。现在他把企业都交给孩子们去管了,自己念念佛跑跑寺院,实在是想求佛菩萨加持,叫这两样病好了,否则吃饭睡觉都心烦,所以老爱发脾气。

 

  他认真地对师父说:“我真正知道了,财力大不过业力,钱财帮不了我的忙,所以这几年我尽可能为佛教做点事,希望将来我走的时候也能没有痛苦地往生,看了《现代因果实录》这本书后,我才知道师父的名号,我通过各种关系才知道您老的住地,冒昧地跑来拜见您老人家,我也知道您已闭关念佛不再见客,可我还是执著地找上门来,请老和尚慈悲谅解,我一直想知道,我为佛教大小也算做了点事情,而且吃斋多年,为什么不但头痛病没好,腿又出了问题,望老和尚慈悲开示。”

 

  老和尚说:“居士不要客气,我所以不再见客是因为气力达不到了。没出书的时候,我可以随缘讲一讲因果,以警示世人,现在书出来了,倒成了广告,许多读者没弄明白道理,只知向外求,四处找妙法老和尚,把妙法老和尚当成了神医,那是错误的,如果不知道向内求——纠正自己的言行,就是见到了观世音菩萨,也不能让你离苦得乐。你的事另当别论,好像你的文化程度不高吧?(严居士回答自己是初中毕业)你知道你的事业为什么能成功吗?”

 

  严居士说:“那是赶了上国家的好政策。”

 

  师父说:“那只是外面的缘,全国办厂做生意的人太多了,像你这样成功的毕竟是少数。”

 

  严居士问:“那一定是我的前生种的因吧?”

 

  师父说:“为什么要跟你谈这个呢?因为你的头疼病跟这个有关。你的太太为什么没跟你一起来?”

 

  严居士说:“本来太太一定要跟来,可家里养了一条德国种的观赏狗,她要是出来就没人能照顾狗了。对了,师父,您怎么问起了她?”

 

  老和尚说:“好像你走到哪里你太太都会跟着你是吧?”

 

  严居士笑了:“对,我去哪她都要跟着,离开我就没了主心骨,有时我都有点心烦。”

 

  师父郑重地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好吗?听了可不准生气。”

 

  严居士立刻端正了身体说道:“哪能呢!我看过《现代因果实录》,就是为听您讲故事才来的。”说着又上前叩了三个头。

 

  师父说:“百年之前,有个十几岁无依无靠的穷孩子,讨饭到了一个半山腰上的庙里,大和尚可怜他,问明他家中已无亲人后,就留他住在寺内一间闲房里,让他帮着打些柴,干点杂活,需要时叫他到山下背些油盐粮食什么的。后来他不知从哪里捡来了一条黄狗,一天到晚跟在他身边。下山时给他当个护身壮个胆,快到寺庙时黄狗会提前跑到门前‘汪汪’地叫门,夜晚与他睡在一张地铺上,几年来一直与他相依为命。

 

  每逢初一、十五,常有山下上来的不少善男信女到庙里进香,看到人家男女老少欢欢乐乐地拜佛上香,嘻笑玩耍,令他十分羡慕,曾感叹地搂着黄狗说:‘我将来能娶个媳妇像你这样就好了,天天跟着我,也好有个伴。’又有一天,在香客下山后,他有些疑惑地走进香烟缭绕的大殿,站在佛像下,抬头仰望着高大庄严的佛像,凝视良久,自言自语地说:‘佛呀佛,也不知真有佛还是假有佛,如果真的有佛,那你就让我也好过一点,也能有个家什么的。’

 

  此时忽听身后大和尚说着话走了进来:‘你是不是也想发点财呀?’他赶紧回头说:‘师父,哪个人不想发财呢?我要是有了钱,不就能成家立业了吗。’

 

  老和尚说:‘是啊!有了钱就能成家立业,可是无论多么有钱他都得一天天变老,也会生病,早晚有一天都得在儿女们的哭喊声中死去,你说是不是啊?’

 

  他一听师父这么说,愣了一下问道:‘照师父这么说,我就是有了钱也不过是能好过一些年,等病来了,死来了,不还照样是苦吗?’

 

  ‘是的。’大和尚说,‘任何人也逃不过生老病死的规律,到死的时候两手空空被埋在土里,腐烂,最后变成了一把泥土。而神识又去轮回,去投胎,去当牛作马,去下地狱,再去受轮回之苦,没有尽头。’

 
  ‘师父,真的有投胎转世吗?’

 

  大和尚一指他身边的黄狗说:‘它过去就是这个庙里的沙弥,右眉梢上长有一个小痣,因为不到开饭的时候,偷吃了一个馒头,当别人发现少了一个馒头问他时,他一口否认并发誓说:如果偷吃了,将来就变成一条狗。后来生病死了,这不!真的成了一条狗又到这个庙里来了,你带他一进庙,我就认出来了,现在你去拨开它右眉梢上的毛看一看,是不是有一颗褐色的小痣?’

 

  听大和尚这么一说,他似信非信地蹲下身用手指分开黄狗眉梢上的毛。‘呀!’他吃惊地叫了出来,‘真有一颗小痣,它跟我几年了,我怎么没发现?师父是怎么知道的呀?’(当妙法老和尚讲到此时,我发现严大居士忽然激动起来。)

 

  大和尚继续说:‘人犯了错,一定要敢于认错和改正,不可以违心地用发誓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假如你真地没做过,那还没什么,如果说谎,那你所发的誓言迟早会兑现。当这狗的业报了了之后,下一生还会为人,再接着修行。’

 

  ‘那怎样做才能不再有轮回之苦呢?’

 

  大和尚说:‘人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死,所以要抓紧修行,出家可以了生死,在家娶妻生子也可以修行,当然出家修行障碍会少一些。’

 

  ‘那我想出家修行了生死,师父收不收我?’

 

  大和尚笑了:‘我早就等着你说这句话的。’”

 

  妙法老和尚接着讲:“做了沙弥的大男孩,决心当生修出三界,非常刻苦用功。然而,在几年之后,他因生病过早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的愿力没能实现。多少年后的今天,他又生到这个世界上来了,本应当继续出家了过去的愿,但过去生出家前一个愿望的种子却发芽了,前生那只黄狗因为在庙里看家护院有功德,也到人间来了,是一个美丽贤良的女孩,而且应了那个大男孩的愿,真的做了他今生的妻子。”

 

  老和尚微笑着问道:“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吗?”

 

  严居士兴奋地点头回答:“知道,师父说的是我,我太太右眉梢上也有个褐色小痣。”

 

  老和尚又说:“你所以能有今生的福报,是前生为庙里做贡献的结果,你的头疼病,只要你一出家就会好的。你的双腿里面都是你做生意期间送礼、收礼、行贿、受贿的业障,拖着那么重的罪业,怎么会迈得动腿?要真心忏悔这些罪业,就会了的,我有些累了,让果卿给你安排饭吧,该说的都给你说了,满了你的愿。怎么做是你自己的事了。”

 

  严居士赶忙顶礼致谢,说道:“谢谢师父开示,出家的事我会考虑的。”

 

  严大居士究竟出没出家并不重要,现代人不是都想发财致富吗,这个故事就是告诉大家一个致富之道,那就是印经弘法,供养佛法僧。无论你遇到多么好的缘,如果自己没种过因,是得不到果的。好比你不准备种子,给你再好的土地,有再好的自然条件,你也不会有收获一样。

 
  楞严神咒

 

  甄明居士家的两层小楼落成了,在喜庆的鞭炮声中,甄明夫妻搀着80岁的父母搬进了新居。当天下午,他们用水果、糕点、饮料各种小食品招待了来庆贺新居的乡亲们。他们的两层小楼在村里是第一栋,因此格外地引人注目。而他们家在3年前也是全村最贫穷的家庭,穷到连个做饭的厨屋也没有,只用两张破席四根树枝在院子里“架”了个厨棚,下雨能淋到三块砖头支起的铁锅里。全家上有父母、下有四个子女,挑大梁的重担就落在甄明媳妇身上了。而甄明哪里去了?躲债去了。

 

  话还得从改革开放开始说,甄明在村里也不是等闲之辈,同别人一样把田地交给内当家的,自己干起了“皮包公司”,当起了甄经理。起初的三拳两脚还挺好看,挣了一些钱,甄经理就想做大生意,于是申请向银行贷款20万,基于甄经理的公司能**,于是乎银行就贷给了他20万元。

 

  有了20万元作后盾的甄经理在寻找到合作伙伴之后,不久就被“朋友”来了个“卷包汇”——连人带钱都找不见了,这一下可难住了甄经理,银行向他要贷款,法院的传票都下来了,怎么办?无计可施的甄经理只好溜之乎也,去投靠老朋友H县的单良,而此时的单良正计划来T市找我,因为他从我老家的弟弟那里知道了我拜了一位高僧为师。研究道家功夫的单良自然不肯放过这个良缘,于是乎携同落魄的甄经理在我的带领下见到了妙法老和尚。

 

  缘份,就是不可思议,甄明因为“缘份”被朋友来了个“卷包汇”,也是因为缘份又成了妙法老和尚的弟子。

 

  回到单良家的甄居士也不敢住到单良家,因为法院已派人来打听过甄明的行踪,于是在一片荒废了的土地上以每月10元钱租下了一个看水塘用的废弃小屋,由单良每天送一次饭,因没有村里人到这来,倒也格外清净。甄居士在此一住就是八个月。这八个月他除了睡觉就是打坐,再有就是背诵楞严咒,犹如出家人闭关一样,吃素、念佛、背楞严咒,晚上不仅没有电灯,连个煤油灯都舍不得点。

 

  学双跏趺座时,四十几岁的他因为腿粗、肚子大,始终盘不好,常为此烦恼。有一天夜里,他正在学打坐,忽见一个胖和尚坐在他的对面教他如何打坐,告诉他:“你太胖,可以像我这样坐。”于是他照着胖和尚的样子将右腿盘起,而左腿却立着蜷起来,双手掌向下,自然地放在两侧腿上,双目微闭。“咦?黑夜竟变成了蔚蓝色的虚空,四顾茫茫、空寂无声……。我自己在哪里,怎么看不见自己的身体?可是我却有思想,难道我死了吗?”心里一紧张,他睁开了双眼,天已蒙蒙亮了,自己明明坐在这里,胖和尚却不见了。“我不是在作梦吧?”甄明一低头,看见自己的坐姿还是胖和尚教的样子。“我没有作梦呀,怎么天亮了呢?我是天黑后不久坐下的,胖和尚来教我打坐,只这么一会儿,天就亮了,难道我坐了一夜?可是我精神却很好啊!”这一上午他是妄想纷飞,疑惑丛生,直等到单良来给他送饭,他迫不急待地讲述了昨晚的夜遇,单良说这一带从没见有这么一位胖和尚。

 

  第二天中午单良来送饭,带来了一张全佛像给甄明看,甄明一眼就认出了坐在最前面的一尊佛:“对,就跟这个胖和尚长得一样,昨晚的和尚也是教我这样坐的。”单良对他说这位是弥勒菩萨,是下一个要成佛的菩萨,所以也叫弥勒佛。你的造化不小,能惊动弥勒佛来教你,将来你一定会有成就的。甄明忽然想起弥勒佛昨晚叫他“恒云”,还说这是他的法名,“什么叫法名啊?”单良告诉他:“法名是皈依了佛的弟子才有的,也许你上一辈子就是个出家人,你好好打坐吧,早晚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在以后的几个月中,甄明每到打坐都出现种种境界,在这里就不细说了。

 

  到满八个月的时候,单良送来了一个消息,有一位跑运输的公司老板,需要一个能长期驻山西组织调运焦炭的业务员,月工资1000元。于是甄明居士“走马上任”了,这1000元对他来说,犹如雪中送炭,起码可以拿出几百元资补家里了。甄明是个大孝子,8个月来未能孝敬父母一分钱,如果不是妙法老和尚叫他万缘放下,一心背诵楞严咒,心里还不知有多难过呢。

简而言之,转眼就是3年,3年当中甄明的工作就是每隔三四天组织汽车装几车货,给车主付运费,只要看好焦炭的质量就可以了。其余时间除了吃三顿饭之外,全部是“弥勒坐”,背诵楞严咒,常常是一天要背诵四五十遍。晚上还要打坐,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有一天老板通知甄明,要货的厂方和他发生矛盾,不叫他供货了。让甄明去厂方清账,然后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就结束了。谁知厂方却对甄明说,愿和他作业务,请他为厂方继续供货。甄明说自己没有资金,厂方说只要你保证焦炭质量,每月给你结一次账。甄明心里有了底,又与焦炭厂联系,因为厂长信任他,也答应每月结一次账。付运费也是月清一次,就这样,甄明可以说没有一点资本,就做起了买卖,这在当时的运输行业里是不常见的,甄明把这都归于佛力的加持、楞严咒的效用。

 

  《楞严经》上说,“十方如来,依此咒心,能于十方,拔济群苦。所谓地狱、恶鬼、畜生、盲聋*'痖,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大小诸横,同时解脱。贼难、兵难、王难、狱难、风水火难、饥渴、贫穷,应念销散。十方如来,随此咒心,能于十方,事善知识,四威仪中供养如意,恒沙如来会中推为大法王子。”

 

  两年之后,当甄明带着20万的支票,走进银行大门表明来意的时候,银行人感动得给他端茶倒水,激动地说:“你贷的这笔款早就定为死账,你能主动退还回来,谢谢你了!”甄明说:“现在我还的只是本金,以后我还要还利息,我不能叫国家吃亏,请银行再给我一段时间。”银行负责人忙不迭地说:“好,好,好!”

 

  再说说甄明自从皈依妙法老和尚后,妻子、儿女,就连老爹老娘也跟着念佛吃素起来,儿子常给母亲念各种经典听,本来不好的婆媳关系,也缓解了许多。甄明媳妇对我说:“明白了佛法之后,婆婆再让我生气的时候,我就不跟她吵了,骑着自行车来到地里,看着随风拂动的麦浪,我的气就没了。甄明每次从山西打电话来,都叫我好好念佛,还说他念佛念得啥也没啥了。啥叫‘啥也没啥了’啊?俺对他说‘俺念佛念得墙窟窿儿眼冒火’。(一种念佛的境界)”

 

  甄明媳妇还说:“自打学会念佛,我骑着车下地,心里也在念‘南无阿弥陀佛’,在地里锄地、干活,也在念‘南无阿弥陀佛’,下工回家,路上还是‘南无阿弥陀佛’,念得我心里可得(déi,河南长源方言得意的意思)。周围没人的时候,我大声唱出来,心里可畅快了!回家吃饭,再也不端着碗到街上与邻居们扎堆吃了,因为吃完饭还要念佛,总觉得没有时间聊大天了。许多人见我家日子好起来了,问我家是怎么由穷变富的,我想都没想地说:‘靠念佛呗!’”

 

  甄明媳妇说,现在跟着她念佛吃素的人越来越多,因为半年前村里有一个人得了癔症(附体),满嘴胡说八道,她跟自己的儿子前去探望,进院子时就听见他在屋里大喊大叫,当她们娘俩一进门,病人马上老实了,并用一种企盼的眼神看着她俩。有人问他怎么不闹了,他说进来了两个全身冒金光的菩萨,他不敢闹了。甄明的儿子说:“那你就走呗。”病人说:“你们不说话我不敢走。”于是甄明儿子说:“那你也念‘南无阿弥陀佛’吧。”病人只学念了一句马上就说:“那我可要投胎去了!”说罢病人忽然昏昏欲睡,家人将他扶到床上。这一觉就睡到第二天,什么事也没有了。

 

  这件事传遍了全村,人们传说鬼都怕吃素念佛的人,于是找甄明媳妇学念佛吃素的多了起来。农闲时节,常常从甄明家传来很多人齐念楞严咒的声音。(文章来自佛弟子)



温馨提示:《最美五台山》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互联网是一个资源共享的生态圈,我们崇尚分享。

Copyright © 康保生活用纸价格协会@2017